購物吧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今日推薦

總有一本書教給過我們什麽是愛 書單

作者:habao 來源:未知 日期:2020-9-9 13:20:15 人氣: 標簽:推薦一本書
導讀:七夕,一個關於愛情的日子,更準確地說是一個關於對愛情美好期待或者想象的日子。“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無數”,我們寄予愛情琴瑟和鳴、桃花流水、連枝共塚的…

  七夕,一個關於愛情的日子,更準確地說是一個關於對愛情美好期待或者想象的日子。“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無數”,我們寄予愛情琴瑟和鳴、桃花流水、連枝共塚的種種理想,卻又在常常在現實中體會著求不得、傷離別、淡如水的和遺憾。即便如此,我們也從未停止過對愛情的追尋,因為這是來自人之本性的渴望,是我們的心之所向,也因為總有那麽一些瞬間它會給予我們沉醉的、輕柔的慰藉與真切的溫暖——可能是茫茫人海的一次偶遇,可能是漫漫長夜的一場,可能是疲憊生活裏的一個臂彎,也可能隻是偶然翻開的一本書。

  今天我們邀請了8位作家——內、張楚、鍾立風、文珍、周嘉寧、顏歌、甫躍輝、把噗,與大家分享他們人生中的愛之書。它們有武俠小說,有都市物語,有經典,有新篇。每一個故事都詮釋著愛的不同方式與能力,也透視著多特質的戀人與各階段的親密關係。它們似乎在告知著同樣一個真諦:愛不是用來在今天這樣的日子勵自己或對方,愛是共同擁有的每一刻,彼此均為賞。

  內,小說家。主要作品有《少年巴比倫》《花街往事》《霧行者》等,曾獲華語文學傳媒年度小說、春風圖書白金等。

  福克納的《野棕櫚》由兩篇互不相關的故事交叉編織而成,其中《老人河》的部分無關乎愛情,而《野棕櫚》部分,實屬動人愛情故事之典範,甚至可以說,淒美到了失去真實感。在福克納的小說譜係中,常常被記住的是土地、教、人性之幽暗,一些動人的愛情故事或有趣的童年傳說反被忽視。

  讀過《野棕櫚》,理解一種愛與之間的關係:愛情被講述,並遭遺忘,則在故事之外,以其唯一的姿態長久存在。

  張楚, 作家,出版小說集《櫻桃記》《在雲落》《梵高的火柴》等。曾獲魯迅文學、鬱達夫小說等。

  這是一部400頁碼的小說,故事卻如水晶般透明:一個叫阿裏薩的男人對一個叫費爾米娜·達薩的女人長達六十年的愛戀。他們因為年輕、因為在最美好的時期錯過,半個多世紀以來,達薩依然是阿裏薩甜美的夢魘。當他們都滿頭白發蹣跚著行走時,那份炙熱的愛依然在燃燒著他們。無論他曾經經曆過多麽的生活,他對她的愛依舊純真、飽滿、豐盈,宛如加勒比海的海水。馬爾克斯在58歲寫就的這部長篇小說充盈著熱帶的陽光和植物的氣味,這氣味叫人迷亂叫人焦灼,同時也叫人對愛情始終報以一種隱秘而美好的……等待。

  常會想起這部小說的結尾,主人公弗雷德裏克和他的夥伴德洛裏耶回顧自己的一生,他們一致認為,最刻骨銘心的記憶是學生時代的一次沒有成功的“青樓行”:那天他們性致勃勃,精心謀劃,做了發型、采了鮮花……可是當他倆真正麵對那些姑娘們的時候卻沒了膽子、逃之夭夭……

  偉大的福樓拜何故以此來為這部迷人的“情感小說”做收場呢?它就像愛情本身一樣真實、、動人又無解,為此我譜寫了一句:愛情是最最遙遠的可能性……

  文珍,青年作家。出版有《我們夜裏在美術館談戀愛》《十一味愛》《夜的女采摘員》等,曾獲老舍文學、茅盾文學新人等。

  我上初一時懵懂頑劣,同時在租書店借瓊瑤和金庸。讀前者沒受任何情感啟蒙(不像初二看亦舒師太頗有),隻覺得啊裏麵怎麽這麽壞;讀後者卻結結實實著了一個角色的道兒:《倚天屠龍記》裏的楊逍。

  金庸十四部,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唯有這本是先看完電視劇再回頭找原著讀的。後又在深圳書店站著讀完《碧血劍》,發現擄走仇家之女自己卻也情網的金蛇郎君做派竟與楊逍如出一轍,隻是描寫比《倚天》更詳盡。不知巧合抑或有意,這一章叫《逾牆摟處子,結陣困郎君》,和紀曉芙回憶初遇楊逍的回目名也很像,叫《仲子逾我牆》,而楊紀二人的女兒,幹脆就叫“楊”。細想此名,端的是,情天孽海,蕩氣回腸。

  成年後再回想,自己喜歡楊逍的很大原因,源於93版飾演左使的正是最好年紀的孫興。豐神俊逸,睥睨,皆謂可殺卻不屑作片語解釋,一旦動心起念,臥鋪車上的衝動卻又深情到任何女子都無法。永難忘記他擄走曉芙當晚,楊逍(實際是孫興)並無任何輕薄舉止,一腳踢開側窗,自貴妃榻上坐起,朗聲念道:“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當時我剛十一歲,情竇未開,這幾句《鵲橋仙》便赫然成了發蒙之金句,一生中會背的第一首宋詞。而恰好,說的就是七夕。

  周嘉寧,作家,,文學《鯉》文字總監。著有《往南方歲月去》《天空晴朗晴朗》等作,曾譯奧康納、菲茨傑拉德等名家經典。

  當代小說或許有一種特征,主人公都過於自省,以至於他們很清楚愛情不會有好的結局,人們不再相信和講述愛情本身,於是愛情不知從什麽時候起似乎不再以文學的形式被討論。薩利·魯尼的主人公們普遍是年輕的知識,他們也始終處於不斷自省和不斷分析的過程中,以此來作為的機製,似乎隻要他們充分理解了自己的情感,便不會再受到。然而現實世界不是這樣運作的,自省無法避免情感感的產生。

  但魯尼的不同之處在於,她始終是真誠的,她讓讀者清晰完整地意識到她描寫的感情關係就是不健康和不平衡的,人們會因為和而感覺,但同時人們也依然能感覺到溫柔的愛本身。魯尼曾經在采訪中提到她不相信個體的意義,而是想建構人類之間的互動關係。因此在她小說的核心並不在於感情關係裏的人如何彼此,而是隨而發展的親密關係,親密的情感關係最終會重塑,這是愛情的一種意義所在。

  將近十年之前,第一次讀到《戀人絮語》,便想到可能人生最好的盼望就是找到那個可以和自己一起讀這本書的人。到今天,依然記得書裏關於愛,觀望,言語和渴望的論述。我們將要愛上的人都是事先選定的,被透鏡處理,又被無限放大,直到我們未來戀人的鼻子緊貼著鏡頭。巴特說愛情是一種感染,來自於他者,來自於語言,來自於我們讀的書本和身邊的朋友們:沒有一種愛情是源們自己(No love is original)。

  說到有關愛情的小說,一下子想到好多部。《紅樓夢》《聶小倩》《呼嘯山莊》《伊豆的舞女》……無論怎麽列舉,都是掛一漏萬。而我想了一圈,如果說非要給人推薦的,卻是薄薄的兩本,一本是《纏身》,作者是法國作家雷蒙·拉迪蓋;一本是《青梅竹馬》,作者是日本作家樋口一葉。這兩本小說的作者,都非常年輕——寫書時候非常年輕,過世時候也非常年輕,書裏的男女主人公,也都非常年輕。但這兩本書,對愛情的闡釋,似乎可以說是剛剛相反的。

  前陣子有朋友和我聊我的新書《萬重山》,說第一篇《雲變》數次提到的《纏身》是篇怎樣的小說?這小說寫的是愛情,但不是一般的愛情,一個男孩和一個的禁忌之愛,這裏麵有,有,有死亡,有生命力量的無限表達。但相比之下,七夕這天,我更想推薦《青梅竹馬》:一對懵懂的少男少女在煙花之地,接觸很少,彼此之間,看似隻有無限的隱忍,近乎什麽都沒發生,然而,這簡單的故事,又讓人久久悵惘。人的愛情,絕非一種兩種。有多少人,有多少相遇,就會有多少種愛情。無論是以之的,還是淡然處之的,它們都會掀起人們內心的風暴。

  《愛的》改變了我對愛的認識,它遠比我想象的來得深刻。我甚至覺得這本書已經將關於愛情的一切談論完畢。書中虛構的男女主角,從認識、相愛、結婚到生子、出軌、相處,了一切由戀愛邁向婚姻可能經曆的種種。在閱讀過程中,我不斷佐證在戀愛過程中體驗到的複雜感受。

  阿蘭·德波頓對男女戀愛心理有深刻的洞察。在讀過這樣一本書後,一個人的婚戀價值觀不可能沒有任何改變。尤其對那些還漂浮在浪漫主義幻想泡沫中的人來說,絕對是的當頭一棒。愛絕不是浪漫的想象,而是雙方不斷做出的理解和。隻有不斷向對方做出的理想投射後,愛才能在現實中成立。我特別想推薦這本《愛的》,相信每個人都能從中找到自己失敗的影子。

  新版微信修改了公號推送規則,不再以時間排序,而是根據每位用戶的閱讀習慣進行算法推薦。在這種規則下,讀書君和各位的見麵會變得有點“撲朔迷離”。

  數據大潮中,如果你還在追求個性,期待閱讀真正有品味有內涵的內容,希望你能將讀書君列入你的“星標”,以免我們在人海茫茫中擦身而過。

  

下一篇:沒有資料
共有:條評論信息評論信息
發表評論
姓 名:
驗證碼: